让懂的人懂 让不懂的人不懂。让世界是世界 我甘心是我的茧。——简嫃

Tuesday, July 18, 2017

循環瑣事

我每天最討厭的一段時間:
早上八點鬧鐘響起,被迫起床把它給按掉,然後不知覺地瞇多十分鐘,然後鬧鐘再次響起,也只好不甘不願起床洗刷,準備一日辛勤的勞動。很累,後悔昨晚太遲睡。

我每天最享受的一段時間:
晚上一點還沒睡覺,聽著喜歡的歌,看著喜歡的字,做著喜歡的事,還一邊偷窺這個世界,想象偷窺著我的有誰。不累,卻知曉明日的後悔。

我討厭的時刻,是由我享受的分秒堆疊而成的,但我依然樂在其中。

好像是時候訓練一個新的愛好了。



Monday, June 26, 2017

斷了

自小就被教導紀律這回事。

以前上美術課,拿到圖畫紙以後就在後面寫上自己的名字,很大、快佔滿整個版面,歪歪斜斜的,的確不好看。回到家以後,媽媽就會說為什麼寫得那麼丑,然後就把它擦掉,而我也重新寫過——在左上角整齊地寫過。

小事一樁,我卻記了好久。

後來小學當巡查員,中學當學長,大學還進了學生會,在別人眼中仿佛就是個“正直”的人,但褒義貶義就自行決定吧。二十來年過得規規矩矩,沒有做過什麼壞事,也沒有做過什麼厲害的事。雖說參加了好幾場大型比賽,也考得頗好的成績,但也因為這樣,我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也就越來越根深蒂固。

我認真,太認真,過於認真。我也無法否認。

所以說,我一輩子最想念的應該就是在紐西蘭的時光了。一個我從新來過的地方,沒有人認識我,所以沒有對我有任何猜想。沒有人知道我很好,所以我可以很好,或者不好。我可以選擇做工,也可以選擇辭工;我可以省吃儉用,也可以揮霍至極;我可以安穩過一輩子,也可以從飛機跳下去。人生最難忘的一分鐘,應該就是那一刻了。

我被我自己綁住,然後所有人都看得見我把自己越綁越緊。於是我反思,是不是無須活得太用力?

我什麼都做是錯。
我什麼都不做就沒錯?

反正我說什麼都會被反駁,那就沒有什麼必要繼續說。

我很想逃出去,逃到遠遠去。

Sunday, June 18, 2017

Stay alive

我告訴自己只有半小時好好理清思緒。

第一次活在時間顛倒的日子。連續幾個晚上半夜五點才睡,隔天下午一點才起床。每日的第一餐是晚餐,吃著不健康的快餐或是微波食物。度過一個個案子時,總會告訴自己熬過了好厲害,沒想到更難的還在後頭。幸運的是,我沒有在孤軍作戰。這條路上很多人,反而更加看得清楚自己喜歡什麼。

很想睡覺,但這份滿足的確實在。不評論別人,應該就是最好的回報,因為我沒有談話你生活的資格,當然你也沒有資格指點我。開始不隱藏情緒,也不想對誰客氣。你如何對我,我亦如何對你。這應該是這段時間裡面最大的轉變吧。

Damn you Year 3! 剩下一個星期。

- 煮一餐飯
- 買一雙鞋子
- 投稿
- 讀完一本書
- 計劃日本之旅
- 不要發夢一覺睡到自然醒

提醒自己。


Saturday, May 20, 2017

Thoughts


關於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。

這是一句我最為喜歡的格言,也是一種信仰。經常都說,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理由,即便只是一種安慰,心裡總會好過一點。

後來還是發現有些事情是無法解釋的。
一個生活習慣良好的人,突然離開了,沒有原因。一對相愛多年的情侶分開了,沒有原因。一些多年以來的生活目標和重心,瞬間厭惡了,沒有原因。我們都會很難過,拼命大喊不公。

可是,原因是不是一定要被看見,事情才能夠發生?

會不會離開是為了避免痛苦的疾病?會不會分手是為了遇見更好的另一半?會不會停止往前是為了找到另外更合適的路?

除了原因,我們忘記還有“意義”。可以說是在欺騙自己,但仿佛也的確說得過去。

最近寫劇本,老師說可以多想背後的故事,否則整個感覺會很空洞,建立在虛無之上。我明白老師的用意,也認真想了想,但實在想不到,就好像在強迫自己解釋一些無法解釋的事情。為什麼必須給它一個原因,尤其我已經定下它存在的意義。它的存在為了觀看人性,為了改變生命,為了這段平淡又離奇的故事,但我就是說不出它如何存在,我就是想不出,我就是不知道,因為對我而言它就是這麼一個無人知曉的個體啊!我無法說出人的眼睛長在額頭以下、鼻子以上的原因,但我清楚知道眼睛是為了觀看世界的意義啊!

我在想,學習是不是在讓我們變成一樣的人?對的方式是否永遠只有一種呢?

大學能夠學習什麼?應該是思考吧。

-

我們抽時間做喜歡的事,但大部分的時間不是。

小時候念書會埋怨無聊,就算在自己夢想的科系裡頭也會有讀不下去的時候。長大後工作會遇到不順心的事,即使是工作環境佳、薪水超級好的地方也會覺得是時候做一些改變。退休才發覺時間太多精力太少,能靠著儲蓄的錢出去走走,但多數只能在家裡回憶過去的美好。

“因為路是人走出來的,我們只是在依循。”

換了手機殼就好像換了手機,換了床單就好像換了床。改變讓人覺得煥然一新,怪不得遊牧的世界那麼令我嚮往。


Saturday, April 22, 2017

醒著

不敢睡著,總覺得睡著了,需要醒過來的時候就會痛苦死了。那就趁機說說這一刻吧。

明天就是藝術節了。想起半年前剛來到台灣就接下這場活動,轉身就要驗收成果了。「中學還忙不夠嗎?」我總是回答不了,只是笑笑。沒腳的小鳥應該是這個意思。不過,這次的活動好像找回了當初的一點感覺。離開母校以後,每次辦活動總是為了那群還在奮鬥的朋友,而這次就如曾經,我真心想要做好一場,我們最終都會被自己的熱忱而感動的音樂會。

也許明天人潮不多,而且走過來的路還有那麼多阻礙,但我真的,好感激大家陪我一步步走到最後。然後,應該就不會下一次了哈哈。有些東西,體驗一次就已經足夠。

最近好忙,但不曉得是否如自己所期盼的一樣。好像轉了一個跑道,但終點竟然還是一樣。

忙得我好久沒有寫字,連已經刊登的文章也沒有找出來,連這裡都荒廢了好一陣子。但我心裡仍然會掛念這份喜歡,能夠的話,就花點時間在這上面。也忙得我放棄走上舞台我麥克風的機會,因為最後我還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的身分。即便離開麥克風越來越遠,心裡有點惋惜,但我做了我覺得最對的決定。剪輯真的像在消耗生命,但它給予我另一種回報。

不知道為什麼說了這些,但距離原本該醒的時間還有半小時。

說實在,還是會羨慕別人,但同時也覺得並沒有很想和他們一樣。為什麼我們都要變的一樣?我不明白,但那種羨慕依然很真實。

一個疲憊的凌晨,祝明天順利。

Wednesday, April 12, 2017

框架



最近經常找不到求學的動力,總覺得沒有了前進的理由。好似沒有那麼誇張,只是認為讀書並不能帶來快樂,即便獲得新知識的感覺很好,但很常感覺都是比較,貶義的。讀書變得是一種責任,卻佔據了其他的時間,沒辦法做更多想做的事。

來著的一年是僅剩可以任性的日子,但我們都會有不同的抉擇。其實我也沒有非要成功不可,只想要走出屬於自己的路。

這樣仿佛比成功還要困難。


Monday, March 13, 2017

心中,對某些東西,一直有份無盡的思念。揮不去,逃不掉。

我們都一樣,一樣啊。

Saturday, March 4, 2017

這個忙碌的moment



周而復始的忙碌。有人說我很少說台灣的故事,好像也是。

有些東西,只要是喜歡,就自然給自己找很多理由留下。

好比說做早餐的工作,讓我需要在四點起床、五點上班。每次鬧鐘響起的時候都很不甘,感覺周公拉著我不放卻被現實拖著走;晚上躺在床上,更是感覺深處天堂,能夠睡覺真的是件超級舒服的事情。但是,但是只要我回到廚房就會想起那段在紐西蘭為夥伴煮飯做菜的日子,然後快樂地敲蛋、泡茶,而且在這小茶館工作非常舒服,或許烹飪也是個陶冶心情的好方法。

又或者是學校的工讀,雖然每天總是有一堆處理不完的資訊和數據,花精神耗時間,但是老師給予我一百分的信任。“如果太累要告訴我噢。”然後我就融化了。

然後開始一些剪接的工作。除了寫故事,最喜歡的應該就剩下這個了。在這條路上走得越久,就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喜歡碰機器。懶惰嗎?還是做得不夠好?所以才導致不想要。至少在這裡還有喜歡的事,那就是堅持的理由了。

還有來著的音樂會,我覺得自己想要把它給做好,但很擔心力不從心。說實在,我只是想要,我們都有一樣要做好的心。心底還是默默感覺你們背後給我撐腰,沒有你們什麼都做不好呢。

別人總是問我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忙,但你不知道嗎忙碌的人比較快樂是真的。換個角度,如果不忙碌也能快樂當然最好,這就是我未來想做的事了。

用平實又無聊的字記記這一刻的自己。